Dracosittinginthetree

难产型选手,开始断网、偶尔诈尸

【德哈】我偶尔也做做梦 01

【德哈】我偶尔也做做梦
「又名:嗨嗨嗨!醒一醒」


Chapter1 


  德拉科·马尔福是在冰冷的地板上醒来的。

  我怎么……诶? 

  德拉科仰面躺在黄昏与黑夜之中,暗金色和墨色的云在头顶交融浮动,厚重的天幕在微微地颤动,像是掩着即将到来的闪电和暴雨。霍格沃兹的风景总是那么奇艺而瑰丽。 

  是的,德拉科·马尔福,前任食死徒兼马尔福家族的现任家主,在一顿夜宵后一觉睡回了霍格沃兹的天文台,一个他曾经在许多个睡不着的夜晚偷跑出来看雪看星星看月亮吹风喝酒的地方。
  德拉科捂着磕疼了的后脑勺缓缓爬起来,他觉得他的脑袋像是被透明的袋子包住了,一阵一阵的眩晕感从太阳穴一直蔓延到全身。

  “怎么回事…”德拉科小声咕哝着,他还记得自己睡前喝了一大碗热腾腾的蘑菇芝士汤——噢!麻瓜的美食可真是了不起!以前怎么就不知道呢,下次一定再要多一份加奶油的,好像感觉越来越饿了……好吧,他还喝了一大瓶地窖里找着的酒,蘑菇汤只是他的下酒菜罢了。

  德拉科迷迷糊糊地咕哝着自己也听不懂的话,摸着墙像只小虫子慢慢挪动步子,他也不知道要朝哪儿走,这好像是一个巨大的由云组成的水晶球,不知是谁十分敷衍地扔了个破破、小小的天文台在漫天漫地的云里。这是梦吗?德拉科掐了掐自己的脸,却只触碰到了一小团滚烫。 


  唉,自己还醉着呢。


  德拉科晃晃脑袋,决定去不远处天空染着一大片暗红色与墨黑色的地方瞧瞧。他似乎隐约察觉到了什么,可惜他又醉又懵,实在想不出来自己“察觉”到了什么。 鬼使神差的,他朝着那个方向摇摇晃晃地迈出步子,像只小虫子慢慢蠕动过去。 


  那儿一定有什么。

  德拉科一步一步地挪到了目的地。小小一方青石灰砖阳台以沉默欢迎着这位故人,而成千上万朵暗红色墨黑色的云团突然翻滚了起来,它们无声而激烈地汹涌着、推搡着,它们胡乱旋转、冲撞又融合,最后猛然向四方分散开,暴露出澄澈开阔的苍穹。


  柔和而浓重的玫瑰色天空下,黑头发绿眼睛的哈利·波特抱着他那只雪鸮冲他笑得无比温柔。


  准确的说,是只有一个脑袋悬在半空中的哈利·波特冲他在笑。


  这天空可真他妈的美。

  德拉科双腿一软跪坐在了地上,他用两只手紧紧地捂着肚子和喉咙,火辣的酒液和该死的芝士蘑菇汤从胃涌上嘴里,苦涩酸辣的味道逼得德拉科张嘴不停地呕吐。他十分狼狈地跪在地上“哇啦哇啦”地呕吐出颜色不明的液体和糊状物体,直至吐不出东西时胃仍拼命痉挛逼得他不断干呕。方才身处梦境中的迷蒙轻松感消失得没了个影儿,德拉科浑身揪疼着颤栗,强烈的反胃感逼出零星眼泪,歪歪扭扭地流淌过他扭曲狰狞的脸上。

「救世主可别认为我被他吓吐了」他忙里偷闲地想。

  干呕中他听见哈利·波特啪嗒啪嗒地小跑过来,梅林在上,拜托波特他千万别像个小姑娘一样对他嘘寒问暖...…他现在很懵,一顿夜宵后就回到了霍格沃兹这个鬼地方,还看到了哈利·波特——噩梦般的哈利·波特。

  也许这就是个噩梦。快让我醒过来吧。

  德拉科惊恐地发现两根裹着牛仔裤的腿杵在他旁边,他停下了干呕,僵硬地跪坐在原地,他没有抬起头来——不仅因为他脖子有点疼不想抬头也懒得动弹...也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波特。

  一小块红色的衣角戳进德拉科的眼角的余光中。隔着几英寸的距离,哈利·波特在用德拉科不知道是什么的眼神看着他。

  德拉科仍然没有抬头,他用手背揩掉了眼角的生理性泪水。

  哈利·波特有着全霍格沃兹最差劲的衣品,“红衣服蓝裤子,他究竟是怎么想的!”德拉科曾为此震惊过。有一天,在魔药课上课二十分钟后,估计是睡懵了的哈利·波特套了身麻瓜衣服慌慌张张闯进门,在斯内普教授和蔼的目光中却仍保持“发生了什么您继续讲课呀”般的泰然自若,最终德拉科受无可忍地甩了个混淆咒给他——不值一提的是,德拉科给他变的是赫奇帕奇的校服。 


  现在的哈利·波特应该也能穿着整齐的西装了,或许还有个可爱的女助手帮他打领带。


  头顶的阴影猝不及防地放大,波特蹲了下来,德拉科连忙捂住自己还惨留着呕吐物的嘴,波特没有戴眼镜,那双像腌过的癞蛤蟆的绿眼睛赤裸裸地注视着他,德拉科看不懂那是什么眼神,但莫名的羞耻感在德拉科苍白的脸上烧了一大片铁锈色,他狼狈地后退,空胀的胃部诡异地又涌上酒味,他感受到整个脑袋慢慢开始眩晕,“嗯…我不是”他抬起头对上波特的眼睛,艰难地吐出几个单词舌头便缠了个死结,“梅林的臭袜子!这他妈的究竟怎么回事!快让我醒来吧!”德拉科在心里大吼。 哈利·波特那双略显稚气的、可笑的眼睛认真而迷惑地看着他,天啊……德拉科已经觉得呕吐是件很丢人的事了,他更不想揣摩这个有波特的噩梦是什么意思。

 
  他不想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想。


  “马尔福……”波特张开嘴如同吟诵咒语一样认真严肃地念出他的名字,他充满笑意的绿眼睛在油腻的镜片下闪烁着狡猾的光芒,他给了德拉科一个短暂而充满期待的停顿,然后他刻意压低了声音,像同德拉科讲述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马尔福——同我一起去打魁地奇吧!”

  操你的波特。

  德拉科的头突然重重地朝下磕,整个人摔进了黑暗中。 


  德拉科·马尔福,24岁,前食死徒兼任马尔福家族现任家主,是在芝士和蘑菇里醒来的。

评论

热度(33)

  1. 红茶杯与苦咖啡Dracosittinginthetre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