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cosittinginthetree

难产型选手,开始断网、偶尔诈尸

【德哈】纸鹤和误会

    简介:马尔福不知道纸鹤象征什么,以致于他们互相认为对方是给

    重度ooc 请吃下这块情人节隔夜甜饼

    我知道ooc但真的很爽 


    1.

    大家都知道,哈利是一个好相处的朋友,他善良正直,乐观开朗,几乎没人与他结怨。

    几乎不代表没有,有两个人与哈利结仇已久,一个不共戴天的伏地魔,另一个是德拉科·马尔福。前者是世仇,哈利想让他下地狱,后者,哈利想踹他一脚:“滚!别来烦我”

    德拉科·马尔福讨厌的原因?太多了,从11岁开始积累:爱显摆、心高气傲、不知疲惫地找自己的麻烦、嘲笑自己的魔药成绩、给自己的朋友起外号、直接或间接导致格兰芬多被扣了许多分、长的比自己高……这个「讨厌德拉科的原因」单子一天天地在增长,哈利闲着无聊就回忆一下,在心里记上两三条。

    

    直到有一天,哈利犹豫了。他在犹豫要不要记上一条「给自己飞纸鹤」,这太……太gay了,在哈利看过的麻瓜电影中纸鹤是爱情、浪漫的信物,马尔福你……

    哈利最终还是替换成了“娘娘腔”。

    他想起那天课上的场景——

    德拉科轻轻一抬手掌,对着白色纸鹤吹了一口气,他一脸坏笑,末了还对自己挑了挑眉,浅金色的头发把那个笑容烘托地十分灿烂。

    梅林的胡子!马尔福居然是个给!还在斯内普的眼皮底下对他求爱!捧着纸鹤的哈利一瞬间一秒钟涨红了脸,他忍不住咬紧了嘴唇,玛德死给,我是直的! 

    2.

    “这不是圣人波特吗?居然落单了,黄鼠狼和泥巴种终于受不了你了吗?”,哈利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走开,马尔福。”

    “波特,你猜怎么着?图书馆还真不是你家开的,我爱坐哪儿就坐哪儿”,德拉科拉开哈利对面的椅子,他脸上依然挂着马尔福家式经典假笑,上半身向后一靠,翘起二郎腿,整个人慵懒地半倚在椅子——这是潘西看的麻瓜杂志里的模特姿势,像疤头这种邋遢的格兰芬多自然不懂时尚的事。

    哈利也是心里苦。小天狼星弄得他一团糟,带自己上天的大宝贝巴克比克马上要给魔法部处死了,来图书馆为下周的考试复习,看书看得无比烦躁时,gay里gay气的德拉科跑到他面前来骚首弄姿,现在提起巴克比克,哈利觉得自己额头上的青筋都要爆出来,行吧,我们去小树林打一架。

    然后哈利收到了不远处教授和善(再吵给我滚)的眼神,也只能狠狠瞪那个小混蛋一眼了。

    

    但马尔福的回应出乎哈利意料,那张苍白的脸庞上浮动着惊讶、慌张的神色,甚至还有点手足无措……?像是在掩饰自己的慌张,他拉开与哈利的距离,坐回端端正正的坐姿,拿起被他放置play的书看了起来。

    哈利也只能轻轻地叹了口气,我不过是瞪你一眼,你不要那么明显地失望啊。

    3.

    德拉科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实在是太可怕了,以致于他没敢同任何人说。哈利·波特是个gay,并且对自己心思不正! 

    他又回想起那天魔药课上波特铺满红晕的脸和咬紧嘴唇的样子,当时自己兴致勃勃地探过头去欣赏救世主看到那幅画的反应,结果看到一个捧着纸鹤不知所措的救世主...

    EXCUSE ME????

    疤头??我知道我进入青春期(第三部)后是变得高大英俊了,但你看一下纸鹤上你那个衰样OK?你这砰然心动的表情是我的错觉吧!一定是吧! 

    他可从没想过黄金男孩会爱上他,从11岁那年自己的友谊之手被拒绝后,他一直深深地憎恨着哈利·波特,从头顶翘起来的头发到脚上脏兮兮的鞋,他讨厌哈利·波特身上每一寸地方,同样的,他认为哈利·波特也最讨厌他。这要德拉科怎么接受波特的爱意?

    德拉科本想和潘西他们一起当面嘲笑哈利的【格兰芬多处男式·心动】,但莫名的,【波特喜欢我】这个念头不仅给他震惊、嫌弃,还带来了某种奇异的、难以描述的心情,德拉科在深夜里辗转反侧,像扯线头一样回想起波特拒绝他的握手后的事——

    但好像只是骑着扫帚互怼,在禁林互怼、在能见面的任何地方互怼...

    

    胡思乱想了一晚上的德拉科只想找个地方静静,但看见落单的救世主时,像是有人对他下了咒一样,他坐在了波特的对面。

    

    “德拉科你为什么要作死啊”几分钟后他抓着书本在心里哀嚎,完了,波特是真的爱上我了。波特看见他时紧张地额头爆青筋,连自己故意告诉他巴克比克会被处死都毫不动怒,还朝自己挤眉弄眼,甚至他刻意与波特拉开距离时,捕捉到了波特一声哀伤的叹息。行吧,德拉科满肚子的“一定是幻觉”都被黄金男孩扭扭捏捏的表情否定了。

    4.

    “以后你们找哈利·波特麻烦别带上我”,德拉科面无表情地对自己的斯莱特林小分队宣布,潘西一脸懵逼:“分明是你带我们去找波特麻烦的好吧”,他不屑地冷哼一声。

    OK,OK,反正德拉科进入青春期(第三部)后就成天做些神神经经的事,潘西心想。

    于是吃瓜群众就发现马少爷和黄金男孩陷入了莫名其妙的冷战,两位当事人也是心怀鬼胎。

    

    哈利自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救回了巴克比克,又替小天狼星洗脱了罪名,这些日子的阴霾一扫而空,他又恢复了和朋友们说说笑笑的状态。但有一点无法忽视,马尔福和他的斯莱特林小分队已经持续一周安静如鸡了,就算在课上遇见,马尔福都保持一种礼貌的疏离感,哈利被他弄得很不自然,也刻意地离马尔福远远的。

     

    但另一边,德拉科的心情很复杂,十分复杂。

    他冷漠的态度是起效了,或者说太起效了,波特似乎被他伤的很深,却还装作若无其事,马尔福总结了波特蹩脚的演技:一整天笑容满面、偶尔在走廊上看到自己还装作没看见、上课时坐在最偏僻的角落...看到波特和黄鼠狼说说笑笑时,德拉科总会想象救世主是以一种怎样的心情强颜欢笑的。

    

    像是浸在柠檬水里的一颗少年的心,酸酸涩涩的情绪包裹住了德拉科,他频繁地想起波特如同腌过的癞蛤蟆的绿眼睛,在看见自己的飞天扫帚时,在看见魔药课本时,在看见自己痊愈的手臂时,好像自己身边的一切都可以演算出一个答案——哈利·波特,每当想起这个,德拉科嘴里总会泛起一种酸涩的味道,仿佛是好多没说出口的话和不敢想象却又在悄悄想象的念头。

    哈利,你就那么伤心吗?

    柠檬水中浮起了一个小泡。

    5.

    哈利觉得有东西变质了。

    在德拉科安静如鸡的第七天,他在一个月光明亮的夜晚问西里斯和莱姆斯:“我的父母是不是视力很好,并且总能观察到别人看不到的细节?”,火焰里的犬狼都一脸懵逼:“应该是吧......"

    行,那我就放心了。

    他跑回宿舍,摘下厚重的瓶底眼镜,心满意足地睡去。

    谁信啊!!

    

    德拉科在斯莱特林面前还是以往那个得意洋洋的小混蛋,但哈利似乎总能看见他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难过,明明离他远远的。紧蹙的眉头,撑着下巴对着碗碟发呆,偶尔憋自己一眼然后立马移开视线...哈利觉得自己的眼睛不太受掌控了,每当他的视线捕捉到马尔福的什么,他都忍不住咬住嘴唇——这也让他想起马尔福笑着吹纸鹤的样子,应该是愧疚的心情吧,自己第一次伤了男孩子的心。

    是愧疚吧。

    哈利凝视着床铺上一缕洁白的月光,回忆起今天下午,他和赫敏罗恩在长廊上享受着午后暖阳,马尔福抱着几本书从走廊的另一头走来,几乎是一瞬间的,哈利敏感地发现马尔福朝他看了一眼,他该怎么在回忆里描绘那一眼——

    灰蓝色的眼睛在日光下像是一汪清澈的泉水,却盛满了悲伤,然后德拉科轻轻扭开头,哈利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突然觉得德拉科像个胆小的孩子。

    胆小的孩子小心翼翼地看了心上人一眼。 

    就那么喜欢我吗?

    那缕月光突然晃动了一下。

    6.

    哈利发觉一道白影飞出了宿舍——那只纸鹤!他从床上跳起来立马追了出去,马尔福还给它下咒了?

    纸鹤飞的不快,但它体积小,又飞的高,哈利追了一段路便发现找不到它的身影了,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眼镜和魔杖都没带,真是大意!

    好像是在一条走廊,只能摸着墙回去了,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找张画像带个路,哈利心想。等等,我为什么要追出来?那只纸鹤掉在哪儿都没关系吧。

    “所以光脚夜游是救世主奇怪的爱好吗?”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气,一团模糊的金色。

    哈利对梅林起誓绝没有一瞬间的惊喜。

    

    德拉科只是睡不着去占星台吹吹风,回来的路上听见了脚丫子“啪啪啪”的声音,循着声音找过来时,一道白光飞到了自己手上——那只纸鹤,那只让救世主咬着嘴唇红了脸的纸鹤,然后他就前面看到了穿着睡衣的波特。

    白皙的双脚,不加遮掩的祖母绿眼睛,蓬松的黑发。

    德拉科对梅林起誓绝没有认为哈利好看。

   

    哈利抬头张望,好像是在寻找什么。

    柠檬水表面的小泡泡“啪”地一声破裂了。

    德拉科捏住了纸鹤的翅膀把他放入口袋中,他对萨拉查·斯莱特林祈祷这不是他的错觉。

    7.

    哈利用一句“梦游”回答了德拉科的问题,这就很尴尬了,我总不能说是在追一只本该丢在垃圾桶里的纸鹤,德拉科没有说话,但那团金色告诉哈利他就在身边。

    “上吧!你可是个格兰芬多!”有个声音在脑海里大喊。“我们谈谈”哈利对那团浮在空中的金色说,行吧,【我们不合适】也好、安慰他也好、【你能找到更好的人】也好,就把这件事解决了!顺便把自己那点奇奇怪怪的小心思铲除了。

    “你在对我的肩膀说话,波特。”“...”

    

    德拉科捏了捏拳头,他有点紧张,也就一点点。我也是第一次这样,没什么经验,上吧,他暗暗地给自己打气。德拉科伸出手,紧紧地、坚定地握住了哈利的手。

    “我在这”

    然后德拉科俯下身,吻住了哈利。

    

    —— —— —— —— —— —— —— —— —— —— ——

    向所有写严肃正剧向的太太致敬,你们都是我爸爸。

    谢谢您看到这里!我会继续努力的!嘻嘻 


评论(12)

热度(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