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cosittinginthetree

难产型选手,开始断网、偶尔诈尸

【及影】pwp 一次醉酒[上]

第一次搞及影,nervous【没
飞雄是珍宝!!我爱他一辈子!!
——————————————————————————

飞雄真好啊,及川这样想到。

影山一手扶着他,另一手拔门上的钥匙,不知是不是这扇门的锁头老化了,影山费劲地插拔了好几下都没拔出来,虚虚靠在影山肩膀上的他受不住影山的摇晃,整个人磕在影山身上后就往地上滑。影山只好搂着他的腰,身体前倾用肩膀顶住了他。

“及川前辈——”影山压低了嗓子叫他,然而不得要领,嗓音古怪地像只小鸭子,“起床了哦,到家了——”及川莫名有点想笑,哪有人站着睡觉的。

实际上及川也这样做了,他把脸往影山顶在他锁骨处的肩膀一埋,无声地笑了起来。

“诶、诶?及川前辈?”影山被他的动作给吓着了,连忙松开跟门锁较劲的手来扶他,原先挂在影山小臂上的背包猛地砸在木质地板上,里面的东西不知怎么地哗啦哗啦散了一地,影山一时间手忙脚乱,但还是稳稳地抱着他没松手。

“那些不要紧啦,等会再捡。”他把头从影山棱骨分明的肩上抬起来,有些口齿不清地对影山说。影山看着他的眼睛愣了两秒,然后小声地说好。

怎么觉得有点奇怪。

及川稍稍站直,伸长手越过影山轻巧地拔出了跟影山倔了老久的钥匙,故作随意地往外套口袋一扔。飞雄还是笨得跟小猪一样,及川有些得意地想。

及川下头想露出一个和善的笑,“今天飞雄能送我回家真是帮了大忙!下次来东京要告诉我哦,及川前辈请你吃饭......."他正要这样说来着。

然后及川看清了昏黄的玄关灯下影山的样子。因为刚刚的动作,影山整个人被塞到了及川的双臂和胸膛之间,他微微扭开脸,不知道在看着哪,原本清爽的黑发东一点西一点地黏在脸上,靠右边的刘海还有个缺,露出了一小片蘸着汗水的皮肤。

“飞雄”及川叫了一声。

影山立刻抬头。

“这真是......”及川觉得太阳穴突突地疼,胃里一大堆酒水食物像点了颗黄豆大小的火,微小地、不可抵挡地燃烧了起来。


及川闻到了自己身上的酒气,影山应该也闻到了。

影山的眼神和平常一样清亮,白净的面庞却烧着醉酒者特有的酡红。不知是不是及川沉默的视线的缘故,影山的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蓝色的眼珠也微微地颤抖,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迅速闭紧了。他看上去真紧张。

及川发现自己开始出汗了。

同时及川明白了不知何开始感觉到的奇怪气氛的缘故。他和影山的距离太近,自己左边的大腿正挤在影山被黑色裤子包裹的大腿之间,不偏不倚地顶着影山的裆部。而自己的下半身在内裤里勃起了一大半,抵在了影山的下腹部。

男人会勃起不是正常的吗?不勃起就不正常了。被影山磕磕绊绊扶抱回卧室地时候及川迷迷糊糊地想。今天喝了酒有点那个,不是运动时还会有那个肾上腺素之类的释放啊,听说古希腊很多油画上的运动员翘得老高了,还有以前午睡后起来.......及川觉得没什么,他和影山又都是男人。

不过今天穿的内裤挺紧,他被勒得不太舒服,及川腾出手想揉揉自己的裆部,出乎所料地,手背蹭到了一大团温热的、光滑的......他不小心摸到影山的屁股了。

影山整个人剧烈地颤抖了一下。

终于把他安放到了床上,影山捋了一把脸上的汗,大呼了一口气,像是如释重:“及川前辈好重!”打死你哦你个臭小子。


“我要走了,及川前辈”影山蹲下身,“以后不要喝那么多酒了。"他顿了一下,很小声地说:“万一没人接及川前辈,及川前辈就要在街头睡觉了。”这臭小子是在可怜我吗?

“诶?及川前辈?”

他掐住影山的手腕,一点一点缩紧了力道,“这个点应该没有你坐的那班列车了。”及川找回了点力气,艰难地从软软的床榻上爬起身。“我在菅原前辈那寄宿......”影山不解地说,留下来吧,及川想这样说。

不过他没说出口,因为及川直接把影山抱住按在了床上。

TBC


是个【上】很抱歉!马上就会有【下】的!因为我实在太困了对不起!请看一下评论,因为这次没做成图片怕被和谐,所以替换掉了一个词语。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