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cosittinginthetree

难产型选手,开始断网、偶尔诈尸

【轰爆】普通同学

无个性前提,普通高中生

情绪产物还请见谅

1.

“爆豪。“轰有些诧异,他肯定自己没看走眼,但他没有叫住那个人。

2.

好饿。

轰把头仰得老高,在平整的混凝土上磕磕绊绊地走着。今天天上有很多暗色的云,黑色的电线高高低低地拉了很长,他看着云,看着电线,看着暗红色和亮橙色的住宅区屋顶,终于重重地叹了口气。

他一整个脑袋的红白毛剧烈了抖动了一下。

为什么我会忘记带钱包?

轰垂下头,他看着自己的黑T恤,心想这个时候拍一下肚子应该能直接拍到椎骨。胃很配合地叫了一声。

3.

等等,这是哪里?

轰费劲地看着蓝底白字的路标:XXX路,这四个汉字他每个都能看懂,但组合在一起偏偏就......糟透了啊,瞎逛到了完全不认得的地方,手机和钱包都不在身上,还饿着肚子。

好饿,要是他现在是在学校后面的那条街就好了,那里有间全日本第一的拉面店,把那的拉面当三餐吃都没问题。要是他现在带了钱包就好了,没准能遇到零食自动贩卖机。再不济他现在带了手机......好吧,完全没有能联系的人。

混蛋老爹可能都不知道他从家里跑了出来。

要是有个朋友就好了。

轰很快地将这个想法甩到了脑后,和平日在学校独来独往、波澜不惊的作风一样,他性情上也没什么波动,也从没因为独自一人而感到失落过。

房间、客厅、学校、体育馆、全日本第一的拉面店,轰时快时慢地在几点一线的生活上跑来跑去,陌生的熟悉的人脸、电线、云朵、屋顶从头顶和身旁拉过去,他有时会停下来,和某个人打声招呼,有时会跑得很快很快,即使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跑那么快,逃离吗?恐惧吗?有所希冀吗?不知道,先跑着吧。好像情绪被平淡如水的学生时光泡软了、掰得七零八落,定睛一看只有几件昏黄色破事亮着不明不白的光——他偶尔会因为它们觉得难过。大概,大概是这样的生活吧......真是麻烦的青春期啊。

轰摁住腹部,柔软的触感表明还没有肌肉的痕迹,明明自己特意练了很久。“说真的,再叫我要难为情了。”轰的眉毛皱成了一团,和他的胃一样。他很苦恼,直到他看见一个鹅黄色的脑袋。

4.

可能说鹅黄色不太准确,那是很扎眼很明亮的颜色,不然自己也不会一下子就注意到。金黄色?金色?和那个人一样显眼的颜色?

【黄头发、不熟、好像脾气不好、小胜】——这是轰对爆豪的全部印象,最后一个还是拿来凑数的,来源于同班同学绿谷对爆豪的特称,啊对了,还是同班同学。

爆豪从不远处的拐角向轰所在的方向走来,他穿着校服衬衫,下半身却套了条深色的大裤衩子,看起来不伦不类一身配着主人此时的臭脸莫名有种狂气。对,臭脸,看起来正在生气,轰想。

那要打招呼吗?好像视线对上了,等等,他为什么这么生气啊。

不了吧。轰微微移开视线。借着浓艳的日落轰可以清楚地看见对方的表情,爆豪的面肌死死向上方拧着,眼角和嘴吊得老高,看起来像被触犯了尊严的狮子,一碰就要爆炸。

他可能需要冷静一下,轰想。

"喂!虽然是没说过话,但也不该用这种态度吧!你在看哪呢,中分混账!”

诶?我好像是中分来着?

-----------------------------------------------------------------------TBC

情绪产物饿!!!!!!!!!!!!!!!!!!!!!!!!!!!!!!!!!!!!!!!!!!!!!!!!本来想搞完的,但我真的!饿死了!有什么错字明天再说吧!


评论(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