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cosittinginthetree

难产型选手,开始断网、偶尔诈尸

【出胜】 绿谷君啊

出奇制胜30天 第9天

title:绿谷君啊

  • 久哥ooooooooooooooooc慎(跪下)
  • 可能是个连载(0.1%的可能吧orz)
  • 发生在漫画里出胜决斗后
  • 黑体部分为旁白【?】

-------------------------------------------------

 

1.

小胜是不是喜欢我?

 

2.

这个念头出现时绿谷正在跑步,黄昏时分的毒日头晒得他头晕目眩,脚下的塑胶跑道像是融化了一样胶着他的双脚,绿谷卯足了劲儿冲了好几圈,直到眼底泛了两道乌青,他才稍稍放慢了速度。

 

头好晕。绿谷的左脚脚踝报复性地隐隐作痛,以致于他现在一瘸一拐地像只鸭子。他可不会在意,他一瘸一拐的时候可多了去了,有时候还躺担架上呢。绿谷有些愤愤地想着,嘴撅了老高,眉毛和头发一样皱成了一团,他现在看起来可真凶。

 

毕竟是主角啊,绿谷君!日本高中生可不是好欺负的!

 

只不过嘛,别看绿谷一脸愠怒,心里已经碎碎念了一堆,基本上是刚刚没做热身运动明天估计小腿会酸一整天、顶着太阳跑中暑了咋办、治愈女郎上回没给我好脸色看那这回……之类的废话。

 

哦,是这样的,绿谷关于战斗技能之外的碎碎念都是废话,毫无营养还吵得要命。

 

“我跑步呢!都没张嘴,哪里吵了!”绿谷眉毛抽了抽,妈的,这旁白是小胜吧。

 

对了,小胜,去他妈的小胜。

 

他气得牙痒痒,才发现自己嘴都撅疼了。

 

3.

他知道爆豪不太把他当回事儿。

 

“不过小胜也不把其他人当回事儿呢!”以前他是这样安慰自己的,虽然还是讨厌爆豪骂他垃圾的样子。

 

绿谷当然不会跟幼稚园时一样腆着脸跟在爆豪身边,就和爆豪就一直保持着“前朋友”的尴尬关系——语言交流主要靠着“你看什么看是不是瞧不起我”和“不是不是我没有”、“废久就不要挡路了”,肢体交流局限于前后排传个试卷(四舍五入就是好哥们式击掌碰拳了)的关系。这没什么,他现在也有了珍贵的朋友,“废久”也变得有了“加油!”的感觉,只是偶尔他也会瞟瞟凶兽般的爆豪,“真是厉害啊,小胜!”

 

虽然他还是讨厌爆豪骂他垃圾的样子。拉长了语调:“d—e—k—u”高高扬起的眼角里都是不屑。

 

“才不是!我已经是有“加油!”感觉的废久了!”他意识到自己缩着的肩膀下是鼓囊囊的臂肌,反驳的声音都变大了。

 

“大饼脸怎么说关我屁事,废久就是废久,别以为学了点来路不明的招式这一点就会改变了。”爆豪平淡地说完,看了他一眼就转身走了,“老子才不会怕你。”

 

那个眼神简直同高中女生看挺着啤酒肚在沙发上一边抠脚一边看xxx48直播的秃顶老爸一样!他杵在原地,熟悉的不甘和羞辱感涌上心头,捏着伤疤累累的拳头好一会儿才把眼泪憋了回去——像曾经做过无数次的那样。好过分啊……小胜。

 

绿谷当晚吃了三碗米饭,指天立誓不会再同小胜说一句话。

 

那绿谷君也该改口叫“爆豪”了吧?

 

哦……

 

睡前绿谷想了想,他和爆豪都立志成为职业英雄,决裂什么的实在是不太合适。但是,这不代表他能原谅爆豪。仔细忖度后,他把誓言改成了“除了前后排传东西、上实战课搭档组队、将来实习或是正式工作、节假日被妈妈勒令给爆豪家送点心、爆豪被母亲勒令过来送点心、爆豪因不可抗力受伤在家休养需要邻近的同班同学送讲义、因为送了讲义被爆豪妈妈留下来吃饭、防止爆豪的爸爸妈妈觉着尴尬必须和爆豪聊天的饭桌上……这些情况,都不和小胜……爆豪说一句话。”

 

绿谷君啊。

 

绿谷翻了个身,望着窗外的大月亮眨了眨眼睛,在心里又加了几笔:还有,小胜再也不说我是垃圾……我们变成朋友的时候。

 

4.

 爆豪这种谁也不放在眼里的性格放漫画里就是个反派啦,还是那种只会装逼,主角成长起来一棍子就能撂倒!

 

“闭嘴!你这傻逼旁白哪来的啊,有什么资格说小胜!闭嘴!”一瘸一拐的绿谷愤怒地喊到。

 

绿谷捏了捏拳头,继续一瘸一拐地往前跑。他觉得脑袋快被太阳烧得胀爆了,全身上下却一滴汗都没流,堵在汗腺里的热度和怒火“咕噜咕噜”地吐着泡发酵。

 

“这都什么……”绿谷的思绪一团乱麻。

 

按理说那天夜里绿谷的气也就消了,毕竟他也没真的多恨爆豪。把脸捂在枕头里大喊“小胜王八蛋”后绿谷就心满意足地睡着了,第二天早上起了个大早神清气爽地去上学,除了妈妈温柔的笑容看起来有点奇怪,一切照常,绿谷可不是会轻易陷入消沉的人。

 

爆豪看起来也一切照常,脸还是一样臭,裤子还是一样松松垮垮。他俩的冲突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插曲,爆豪不在意他,更不会在意对他说过什么,他也没什么好在意的,憧憬爆豪是事实,跟爆豪关系差也是事实……总之,昨晚发的誓还记着,那就先这样吧。绿谷把视线从爆豪的挺拔的背影上移了回来,低头继续记笔记。

 

绿谷专注地凝神着笔记本,握着笔的手却一直没有动,他凝视得很认真,连讲台上的班主任瞪了他好几眼都没察觉。相泽正想把这孩子赶出教室罚站,绿谷忽然浑身颤抖起来,自动铅笔的笔芯给他“啪嚓”弄断一节,绿谷眼睛瞪得浑圆,视线在他前座的爆豪身上晃个不停。相泽也是惊了,这两孩子打完一架后怎么都变得不对劲了,绿谷这是开了阴阳眼发现爆豪被鬼附身了啊?他想了想,决定还是要和他们两个谈谈——方式温和点的那种。

 

于是相泽温和地说:“绿谷和爆豪去走廊罚站,拿着教科书去。”

 

“哈?”爆豪蹭地一下炸了。

 

绿谷连忙站起来,桌上的稿纸文具给他撞得掉了一地,他慌张地去接也没接着,手心和额头上的汗像水龙头开了一样冒出来,“对不起!小胜、爆豪同学没有开小差,我自己罚站就好!”

 

“废久你什么意思?瞧不起我吗?”爆豪转过头,恶狠狠地瞪着绿谷,“我去外面站。”他踢开脚边的一支笔,站起身大步流星地走出课室。

 

“废久你给我坐下。”爆豪最后补了一句。

 

相泽和全班同学都看傻了眼。

 

绿谷缓缓地坐回座位上,他继续盯着自己的笔记本,过了一会儿,相泽说话的声音响起,他才弯下腰把地上的纸张和文具一点点捡起来。但有只笔刚刚给爆豪踢远了,滚到了课室前边,他够不着。

 

小胜大笨蛋。绿谷想起爆豪刚刚怒视着他的臭脸,还有松垮垮的裤子、以及裤腰上方露出的一节内裤边,“刚刚鼓起勇气告诉小胜就好了,”他想:“希望刚刚没人看到。”小胜自尊心那么强,要是在这种事上给人笑话了......他摇了摇头,神情十分认真。

 

绿谷把脸砸在桌面上,“绿谷出久你这没骨气的东西。”他想。绿谷烧得滚烫的脸还蘸着几滴冷汗,全给他糊在那本一大半焦黑的笔记本上了。

 

5.

从那天起他和爆豪的关系开始缓慢地氧化变质。

 

是怎么发现的呢?

 

说了绿谷没有真的多恨爆豪,所以就算爆豪和他在课堂上诡异地闹了一出,第二天他们还是相安无事地维持着“前朋友”的距离。但绿谷总觉得哪儿不对劲,但对方是爆豪,他也只能忽视掉这种感觉了。直到有一天他越过爆豪流畅的肩部线条放空脑子时,他突然发现是哪出问题了。

 

小胜好像更讨厌我了。

 

绿谷君,听起来有点伤人,但对于爆豪这不是挺正常的吗?

 

不是!小胜以前不是这样的!他进教室都不走前门走后门了,是不想看见我的脸吗!还有,他之前传东西给我都会放在我手里,现在就直接往后一扔!还有还有!昨天我不小心撞到他,他一句话都没骂我就走了!还有还有!

 

小胜那么多天没跟我说过一句话!

 

绿谷君,其实......这些对爆豪来说也都挺正常的。

 

绿谷思考了一遍又一遍,最后终于得出一个结论:小胜在逃避什么。

 

可小胜从没有害怕过什么东西,无论是高年级的小混混还是敌联盟都勇敢地挺起胸膛去挑战了,这样的小胜会害怕什么呢?更何况,小胜自尊心强得要命,他怎么会允许自己逃避?

 

绿谷摇摇头,自己想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这是和小胜闹得有点僵而已,自顾自地给小胜下了个结论,还总结了一堆证据……等等。

 

绿谷觉得毛骨悚然,那些所谓的细节、证据都是……“小胜对我的态度”,对其他人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所以说,小胜是在害怕他?

 

我该去找治愈女郎咨询一下心理问题。

 

6.

 

绿谷长长地喘了口气,湿热而绵密的热气从口腔里喷涌而出,这都什么事啊。他机械地交换手脚,感受着左右侧肢体交替产生的酸疼。

 

自己又了解小胜什么呢?明明认识了那么多年,可他除了“小胜真厉害啊!”之外对小胜一点了解也没有。

 

但像小胜喜欢吃辣的、小胜喜欢欧鲁麦特、小胜有时候挺怕妈妈的这种事他还是了解的。

 

啊啊啊“小胜小胜”地烦死啦!绿谷都有完形崩坏的感觉了,小胜是什么?凶不凶的呀?

 

绿谷的思绪如同一团乱麻,在胸口不轻不重地堵着,长时间的奔跑让他的心脏跳得挺快,他不断调整呼吸,却越发觉得喘不过气。

 

绿谷君你就歇歇吧。

 

谢谢,我没事

 

“我就是想跑跑步,没有为什么。”他对自己这样说,就像有时他不生小胜的气,但还是不想跟小胜说话,没有为什么。绿谷咬着牙摇摇晃晃地往前跑,即使他跑得很慢,但他的两只耳朵还是被呼啸的风灌满了,有点疼,却不会难受,绿谷好像还在里面听见了一两声蝉鸣和咕噜咕噜的泡泡声,他还听见爆豪的妈妈的声音:“胜—己—回家啦—”他忍不住勾勾嘴角。黄澄澄的大太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变大,光芒也越发地刺眼,绿谷莫名想起化学课本里“光化学污染”这个名词,他不明白这个词的意思,但他觉得不能叫“污染”,光那么美啊,明亮的,带着温度的,明明是美好的事物不是吗?

 

绿谷朝着如水一般澄澈的光跑去。

 

这真是单纯、复杂又无比美妙的感觉,绿谷想。从小时候起他一直都喜欢这种感觉,只是觉得“真好啊”就追着跑着,明明不清楚那是什么的不是吗?由衷的憧憬有什么用呢?自己的想法该怎么判断对错呢?这个“真好啊”的东西的对错该怎么判断呢?可绿谷一抬头,他还是那么好啊,于是这些问题一瞬间全都失去了意义。

 

小胜是不是喜欢我?

 

绿谷软软地栽了下去,他整个人瘫在跑道上,两条小腿不自然地抽搐,疼得他直抽气,可他连揉一揉的气力都没有了,只能像只毛毛虫一样在滚烫的跑道上扭动——哎哎哎好烫!!这跑道温度这么高,胶会不会熔化?

 

这跑道……

 

这跑道……红底白漆,让绿谷想起他的同班同学轰焦冻。很不错的人,班上首屈一指的池面,个性很强的人,不过因为运动会时没完全发挥出实力,好像一直被小胜记恨着……小胜的自尊心真的很强呢。

 

绿谷你这没骨气的东西!他在心里破口大骂,五秒钟……三秒钟都好,不提到爆豪胜己可以吗?

 

地板好烫啊我起不来了!绿谷被烫的得直哆嗦,可全身上下就连眼皮子都在抽筋,他疼得两眼发黑却也束手无措。正当他闻到可能是自己头发被烤焦的刺鼻味道时,突然天降神兵,脸上“啪啪”就是两个大耳光,熟悉的声音在他的上方大喊大叫:“废久!喂!废久!醒醒!

 

爆豪?绿谷只看得清一个锋利的爆炸头轮廓,他努力地摇了摇脑袋示意自己没大碍。那个人俯下身,估计是想把他扶起来。绿谷伸出手,拽了拽那个人的衬衣下摆,盖住了一节白色的内裤边。

 

小胜是不是喜欢我?

 

旁白君你要确定小胜听不见你啦!

 

这个不重要哦,你不是想知道答案吗?他就在你面前哦……

 

我什么时候想知道什么东西的答案了?你这旁白到底哪儿来的,怎么看都很可疑啊!

 

那个,不好意思,我有点激动了。小胜的性取向和想法我是完全不明白所以我不能乱说。我不知道小胜喜不喜欢我,但是。

 

但是。

 

“小胜。”绿谷嘟囔了一声,就沉沉地倒在了爆豪的臂弯里。

 

 

 

———————————————————END——

maybe有个小胜篇

 

 

 

 

 

 


评论(11)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