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cosittinginthetree

难产型选手,开始断网、偶尔诈尸

【出胜】 绿谷君啊

出奇制胜30天 第9天

title:绿谷君啊

  • 久哥ooooooooooooooooc慎(跪下)
  • 可能是个连载(0.1%的可能吧orz)
  • 发生在漫画里出胜决斗后
  • 黑体部分为旁白【?】

-------------------------------------------------

 

1.

小胜是不是喜欢我?

 

2.

这个念头出现时绿谷正在跑步,黄昏时分的毒日头晒得他头晕目眩,脚下的塑胶跑道像是融化了一样胶着他的双脚,绿谷卯足了劲儿冲了好几圈,直到眼底泛了两道乌青,他才稍稍放慢了速度。

 

头好晕。绿谷的左脚脚踝报复性地隐隐作痛,以致于他现在一瘸一拐地像只鸭子。他可不会在意,他一瘸一拐的时候可多了去了,有时候还躺担架上呢。绿谷有些愤愤地想着,嘴撅了老高,眉毛和头发一样皱成了一团,他现在看起来可真凶。

 

毕竟是主角啊,绿谷君!日本高中生可不是好欺负的!

 

只不过嘛,别看绿谷一脸愠怒,心里已经碎碎念了一堆,基本上是刚刚没做热身运动明天估计小腿会酸一整天、顶着太阳跑中暑了咋办、治愈女郎上回没给我好脸色看那这回……之类的废话。

 

哦,是这样的,绿谷关于战斗技能之外的碎碎念都是废话,毫无营养还吵得要命。

 

“我跑步呢!都没张嘴,哪里吵了!”绿谷眉毛抽了抽,妈的,这旁白是小胜吧。

 

对了,小胜,去他妈的小胜。

 

他气得牙痒痒,才发现自己嘴都撅疼了。

 

3.

他知道爆豪不太把他当回事儿。

 

“不过小胜也不把其他人当回事儿呢!”以前他是这样安慰自己的,虽然还是讨厌爆豪骂他垃圾的样子。

 

绿谷当然不会跟幼稚园时一样腆着脸跟在爆豪身边,就和爆豪就一直保持着“前朋友”的尴尬关系——语言交流主要靠着“你看什么看是不是瞧不起我”和“不是不是我没有”、“废久就不要挡路了”,肢体交流局限于前后排传个试卷(四舍五入就是好哥们式击掌碰拳了)的关系。这没什么,他现在也有了珍贵的朋友,“废久”也变得有了“加油!”的感觉,只是偶尔他也会瞟瞟凶兽般的爆豪,“真是厉害啊,小胜!”

 

虽然他还是讨厌爆豪骂他垃圾的样子。拉长了语调:“d—e—k—u”高高扬起的眼角里都是不屑。

 

“才不是!我已经是有“加油!”感觉的废久了!”他意识到自己缩着的肩膀下是鼓囊囊的臂肌,反驳的声音都变大了。

 

“大饼脸怎么说关我屁事,废久就是废久,别以为学了点来路不明的招式这一点就会改变了。”爆豪平淡地说完,看了他一眼就转身走了,“老子才不会怕你。”

 

那个眼神简直同高中女生看挺着啤酒肚在沙发上一边抠脚一边看xxx48直播的秃顶老爸一样!他杵在原地,熟悉的不甘和羞辱感涌上心头,捏着伤疤累累的拳头好一会儿才把眼泪憋了回去——像曾经做过无数次的那样。好过分啊……小胜。

 

绿谷当晚吃了三碗米饭,指天立誓不会再同小胜说一句话。

 

那绿谷君也该改口叫“爆豪”了吧?

 

哦……

 

睡前绿谷想了想,他和爆豪都立志成为职业英雄,决裂什么的实在是不太合适。但是,这不代表他能原谅爆豪。仔细忖度后,他把誓言改成了“除了前后排传东西、上实战课搭档组队、将来实习或是正式工作、节假日被妈妈勒令给爆豪家送点心、爆豪被母亲勒令过来送点心、爆豪因不可抗力受伤在家休养需要邻近的同班同学送讲义、因为送了讲义被爆豪妈妈留下来吃饭、防止爆豪的爸爸妈妈觉着尴尬必须和爆豪聊天的饭桌上……这些情况,都不和小胜……爆豪说一句话。”

 

绿谷君啊。

 

绿谷翻了个身,望着窗外的大月亮眨了眨眼睛,在心里又加了几笔:还有,小胜再也不说我是垃圾……我们变成朋友的时候。

 

4.

 爆豪这种谁也不放在眼里的性格放漫画里就是个反派啦,还是那种只会装逼,主角成长起来一棍子就能撂倒!

 

“闭嘴!你这傻逼旁白哪来的啊,有什么资格说小胜!闭嘴!”一瘸一拐的绿谷愤怒地喊到。

 

绿谷捏了捏拳头,继续一瘸一拐地往前跑。他觉得脑袋快被太阳烧得胀爆了,全身上下却一滴汗都没流,堵在汗腺里的热度和怒火“咕噜咕噜”地吐着泡发酵。

 

“这都什么……”绿谷的思绪一团乱麻。

 

按理说那天夜里绿谷的气也就消了,毕竟他也没真的多恨爆豪。把脸捂在枕头里大喊“小胜王八蛋”后绿谷就心满意足地睡着了,第二天早上起了个大早神清气爽地去上学,除了妈妈温柔的笑容看起来有点奇怪,一切照常,绿谷可不是会轻易陷入消沉的人。

 

爆豪看起来也一切照常,脸还是一样臭,裤子还是一样松松垮垮。他俩的冲突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插曲,爆豪不在意他,更不会在意对他说过什么,他也没什么好在意的,憧憬爆豪是事实,跟爆豪关系差也是事实……总之,昨晚发的誓还记着,那就先这样吧。绿谷把视线从爆豪的挺拔的背影上移了回来,低头继续记笔记。

 

绿谷专注地凝神着笔记本,握着笔的手却一直没有动,他凝视得很认真,连讲台上的班主任瞪了他好几眼都没察觉。相泽正想把这孩子赶出教室罚站,绿谷忽然浑身颤抖起来,自动铅笔的笔芯给他“啪嚓”弄断一节,绿谷眼睛瞪得浑圆,视线在他前座的爆豪身上晃个不停。相泽也是惊了,这两孩子打完一架后怎么都变得不对劲了,绿谷这是开了阴阳眼发现爆豪被鬼附身了啊?他想了想,决定还是要和他们两个谈谈——方式温和点的那种。

 

于是相泽温和地说:“绿谷和爆豪去走廊罚站,拿着教科书去。”

 

“哈?”爆豪蹭地一下炸了。

 

绿谷连忙站起来,桌上的稿纸文具给他撞得掉了一地,他慌张地去接也没接着,手心和额头上的汗像水龙头开了一样冒出来,“对不起!小胜、爆豪同学没有开小差,我自己罚站就好!”

 

“废久你什么意思?瞧不起我吗?”爆豪转过头,恶狠狠地瞪着绿谷,“我去外面站。”他踢开脚边的一支笔,站起身大步流星地走出课室。

 

“废久你给我坐下。”爆豪最后补了一句。

 

相泽和全班同学都看傻了眼。

 

绿谷缓缓地坐回座位上,他继续盯着自己的笔记本,过了一会儿,相泽说话的声音响起,他才弯下腰把地上的纸张和文具一点点捡起来。但有只笔刚刚给爆豪踢远了,滚到了课室前边,他够不着。

 

小胜大笨蛋。绿谷想起爆豪刚刚怒视着他的臭脸,还有松垮垮的裤子、以及裤腰上方露出的一节内裤边,“刚刚鼓起勇气告诉小胜就好了,”他想:“希望刚刚没人看到。”小胜自尊心那么强,要是在这种事上给人笑话了......他摇了摇头,神情十分认真。

 

绿谷把脸砸在桌面上,“绿谷出久你这没骨气的东西。”他想。绿谷烧得滚烫的脸还蘸着几滴冷汗,全给他糊在那本一大半焦黑的笔记本上了。

 

5.

从那天起他和爆豪的关系开始缓慢地氧化变质。

 

是怎么发现的呢?

 

说了绿谷没有真的多恨爆豪,所以就算爆豪和他在课堂上诡异地闹了一出,第二天他们还是相安无事地维持着“前朋友”的距离。但绿谷总觉得哪儿不对劲,但对方是爆豪,他也只能忽视掉这种感觉了。直到有一天他越过爆豪流畅的肩部线条放空脑子时,他突然发现是哪出问题了。

 

小胜好像更讨厌我了。

 

绿谷君,听起来有点伤人,但对于爆豪这不是挺正常的吗?

 

不是!小胜以前不是这样的!他进教室都不走前门走后门了,是不想看见我的脸吗!还有,他之前传东西给我都会放在我手里,现在就直接往后一扔!还有还有!昨天我不小心撞到他,他一句话都没骂我就走了!还有还有!

 

小胜那么多天没跟我说过一句话!

 

绿谷君,其实......这些对爆豪来说也都挺正常的。

 

绿谷思考了一遍又一遍,最后终于得出一个结论:小胜在逃避什么。

 

可小胜从没有害怕过什么东西,无论是高年级的小混混还是敌联盟都勇敢地挺起胸膛去挑战了,这样的小胜会害怕什么呢?更何况,小胜自尊心强得要命,他怎么会允许自己逃避?

 

绿谷摇摇头,自己想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这是和小胜闹得有点僵而已,自顾自地给小胜下了个结论,还总结了一堆证据……等等。

 

绿谷觉得毛骨悚然,那些所谓的细节、证据都是……“小胜对我的态度”,对其他人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所以说,小胜是在害怕他?

 

我该去找治愈女郎咨询一下心理问题。

 

6.

 

绿谷长长地喘了口气,湿热而绵密的热气从口腔里喷涌而出,这都什么事啊。他机械地交换手脚,感受着左右侧肢体交替产生的酸疼。

 

自己又了解小胜什么呢?明明认识了那么多年,可他除了“小胜真厉害啊!”之外对小胜一点了解也没有。

 

但像小胜喜欢吃辣的、小胜喜欢欧鲁麦特、小胜有时候挺怕妈妈的这种事他还是了解的。

 

啊啊啊“小胜小胜”地烦死啦!绿谷都有完形崩坏的感觉了,小胜是什么?凶不凶的呀?

 

绿谷的思绪如同一团乱麻,在胸口不轻不重地堵着,长时间的奔跑让他的心脏跳得挺快,他不断调整呼吸,却越发觉得喘不过气。

 

绿谷君你就歇歇吧。

 

谢谢,我没事

 

“我就是想跑跑步,没有为什么。”他对自己这样说,就像有时他不生小胜的气,但还是不想跟小胜说话,没有为什么。绿谷咬着牙摇摇晃晃地往前跑,即使他跑得很慢,但他的两只耳朵还是被呼啸的风灌满了,有点疼,却不会难受,绿谷好像还在里面听见了一两声蝉鸣和咕噜咕噜的泡泡声,他还听见爆豪的妈妈的声音:“胜—己—回家啦—”他忍不住勾勾嘴角。黄澄澄的大太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变大,光芒也越发地刺眼,绿谷莫名想起化学课本里“光化学污染”这个名词,他不明白这个词的意思,但他觉得不能叫“污染”,光那么美啊,明亮的,带着温度的,明明是美好的事物不是吗?

 

绿谷朝着如水一般澄澈的光跑去。

 

这真是单纯、复杂又无比美妙的感觉,绿谷想。从小时候起他一直都喜欢这种感觉,只是觉得“真好啊”就追着跑着,明明不清楚那是什么的不是吗?由衷的憧憬有什么用呢?自己的想法该怎么判断对错呢?这个“真好啊”的东西的对错该怎么判断呢?可绿谷一抬头,他还是那么好啊,于是这些问题一瞬间全都失去了意义。

 

小胜是不是喜欢我?

 

绿谷软软地栽了下去,他整个人瘫在跑道上,两条小腿不自然地抽搐,疼得他直抽气,可他连揉一揉的气力都没有了,只能像只毛毛虫一样在滚烫的跑道上扭动——哎哎哎好烫!!这跑道温度这么高,胶会不会熔化?

 

这跑道……

 

这跑道……红底白漆,让绿谷想起他的同班同学轰焦冻。很不错的人,班上首屈一指的池面,个性很强的人,不过因为运动会时没完全发挥出实力,好像一直被小胜记恨着……小胜的自尊心真的很强呢。

 

绿谷你这没骨气的东西!他在心里破口大骂,五秒钟……三秒钟都好,不提到爆豪胜己可以吗?

 

地板好烫啊我起不来了!绿谷被烫的得直哆嗦,可全身上下就连眼皮子都在抽筋,他疼得两眼发黑却也束手无措。正当他闻到可能是自己头发被烤焦的刺鼻味道时,突然天降神兵,脸上“啪啪”就是两个大耳光,熟悉的声音在他的上方大喊大叫:“废久!喂!废久!醒醒!

 

爆豪?绿谷只看得清一个锋利的爆炸头轮廓,他努力地摇了摇脑袋示意自己没大碍。那个人俯下身,估计是想把他扶起来。绿谷伸出手,拽了拽那个人的衬衣下摆,盖住了一节白色的内裤边。

 

小胜是不是喜欢我?

 

旁白君你要确定小胜听不见你啦!

 

这个不重要哦,你不是想知道答案吗?他就在你面前哦……

 

我什么时候想知道什么东西的答案了?你这旁白到底哪儿来的,怎么看都很可疑啊!

 

那个,不好意思,我有点激动了。小胜的性取向和想法我是完全不明白所以我不能乱说。我不知道小胜喜不喜欢我,但是。

 

但是。

 

“小胜。”绿谷嘟囔了一声,就沉沉地倒在了爆豪的臂弯里。

 

 

 

———————————————————END——

maybe有个小胜篇

 

 

 

 

 

 


【出胜】小胜见过四个角的星星吗?

一则(看图写作)短打

出久ooc慎

没有前提,大家看到什么就是什么

底下是有图的,如果看不见请刷新几遍🙏🏻

--------------------------------------------------------

-小胜看过四个角的星星吗?

-一般都是五个角的吧。

-那你看过吗?

-少来烦我,废久就这么无聊的吗。

-小胜——好过分啦!明明以前是和我一起看的,只有我记得吗?小胜好伤人哦……

-废久。

-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说。那时候——那时候,我还是小胜的朋友的时候啊,那真是好远的事了……以前我们不是经常会去幼稚园后面的小山上玩吗?因为那里有个废弃的游乐场,阴森森的,妈妈和老师都警告我们不能去那里。但是!但是!小胜那么厉害!小胜拉着我在那一玩就是一个下午,只有我哦!因为其他小孩都不敢去。虽然我也是被你强拉过去的……有一次我们玩疯了躺地上,天已经黑了可不止为何我们就是没起来,我问小胜天黑了害怕吗?小胜说男子汉有什么好怕的。哇,小胜从小时候就那么帅气呢!

-废久,你该不会是想说当时天上都是四个角的星星吧?

-……

-……

-听我说完嘛!小胜当时说星星都是闪亮的光点,形状都看不清的,哪来四个角五个角呢?我想也是哦。然后我们就看着星星睡着了。啊,当时我们居然是被蚊子咬醒而不是被妈妈吼醒的!

-哈?就这样?这跟星星几个角有什么关系?你在耍我吗废久!

-有的啊。我还是一直相信当时看的星星就是四个角的!既不是看不清形状的光点,也不是普通的五角星……怎么说呢,因为是和小胜一起看的,就是特别的!或者说,如果大家都是星星,那小胜就是唯一一颗四角星,因为小胜是特别的!

-切,你最好是在夸我。

-小胜偶尔也听听我啊。

-回去吧,废久你再用那个蠢表情对着我就炸飞你。还有,四角星什么的,我一天能见两百次。




-----------------------------------------------------END

原梗来自微信说“我想你了”就会有星星掉下来,写出来发觉也完全不一样啦。

第一篇出胜₍₍ ง⍢⃝ว ⁾⁾请多关照啦


轰轰有点天然呆吧,常人喜欢上别人还会扭捏一下,他估计是个直爽派。
喜欢就直接跑去说喜欢,想要就直接抱住,不高兴就把脸往他颈窝里埋。
对方是个暴脾气但偏偏拿轰轰没办法。

这句话怎么品都很诡异啊轰轰

【德哈】520/521贺 突然一夜

迟来的爱也是爱啊!
title:突然一夜
summary:再逃课就收拾书包滚蛋【不是】

嗯……最近很虚,大家喜欢就多说说话,不喜欢也别骂orz

——————————————————————————


1.
他逃了出来。

似乎逃课对于一个马尔福来说实在不是一件体面的事,但伟大的萨拉查教育过他:审时度势、明哲保身。
再待在那整个教室的人都会目睹他昏睡过去……或是被那个黄头发的教授拎起来罚站…… 和逃课比哪个更体面呢?
于是德拉科盯准了黄头发教授训斥一个打瞌睡的格兰芬多的时期撒丫子溜了出来。

这他妈感觉好极了。
在闷热的教室里捂了一脑袋的热气和困意瞬间消失殆尽,德拉科忍不住笑起来,灰蓝色的眼睛又重新亮起光,他蹑手蹑脚却漫无目的地乱走,时不时扭过脖子探查有没有老师,他三步一回头的样子就像一个疯疯癫癫而又快活的衣帽架……毕竟逃课这种事对于一个从小上礼仪课的小少爷还是刺激了点儿。

去哪儿玩呢?
同几张有着“年轻人嘛”的慈祥笑容的画像打过招呼后,德拉科站在咔擦咔擦移动变换的楼梯上思考这个问题。

咔嚓
去格兰芬多的宿舍?准确的说是波特的宿舍。
改天吧,没潘西他们就自己去好像有点……不好。

咔嚓 去厨房吃夜宵?
好哇好哇好哇!
不行!吃夜宵什么时候不可以了?难得逃课一次,当然要做些有意思的事。

咔嚓
去禁林探险?去给地狱三头犬投食?还是去遛牙牙?
萨拉查大人教育过他应当明哲保身明哲保身明哲保身。

咔嚓咔嚓咔嚓
无聊。
还不如去找波特麻烦呢。把他枕头里的棉花掏出来扔掉,再送几只可爱的癞蛤蟆给他。
不过波特应该也被黄毛老师拎起来罚站了,他溜走前无意看了波特一眼,波特的书都要被波特的口水浸湿了。

2.
脏衣服、脏球鞋、没了头的巧克力蛙……那个毛茸茸的黑色球状可疑物体又是什么?德拉科把脸埋进掌心发出一声呜咽,为什么不去吃夜宵而是来这个猪窝受罪呢?!癞蛤蟆都会在这儿自杀的吧! 波特连个收拾房间的魔咒都不知道吗? 他气得牙痒痒,用力踹了一脚那个毛茸茸的黑球。
随即房间内陷入了死水一般的寂静,有那么一瞬间德拉科清晰的感觉到了四肢的血液快速地凝成了冰,“我觉得……”他的嘴唇都在颤抖“你可以先冷静一下……”

那简直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才能有的眼神。
他也不用担心什么癞蛤蟆了,因为癞蛤蟆之神的癞蛤蟆之眼正死死凝视着他,沉默而带有…委屈?

德拉科突然就被这个想法逗笑了,有委屈就见鬼了……大不了打一架呗,总比遛牙牙有趣。
他随手甩出魔杖,摆出一个挑衅的笑:“逃课了还能不知羞耻地呼呼大睡,我可不认为这是正确的,口水宝宝波特。”

我今天就打死你这只不要脸的臭白鼬,哈利觉得被踢过的脑壳突突地疼。

3.
马尔福又他妈在发什么神经?
哈利捂着脑袋沉默地听德拉科口若悬河地说一些他听不懂的话(这场景好像有点熟悉),他无声地叹了口气,莫名觉得有点委屈,因为黄毛女老师把他拎起来罚站让他难堪,因为马尔福把他从美梦中踹醒了,因为他醒来后饥肠辘辘没力气揍马尔福……然后马尔福不知道从哪儿摸了一堆食物出来……恼怒、疑惑以及一丁点奇怪的刺激感混杂在让哈利感到更加奇怪,他难得可以同德拉科像正常朋友——或者说逃课的伙伴坐下来聊聊天。

德拉科正严肃而认真地发表以「为什么你宿舍能那么脏」为主题的演讲,言辞刻薄而有力,感情充沛而真实,如果他不一边说一边往嘴里塞怪味豆估计哈利都要虔诚地悔改了。
哈利好奇的盯着“嘎巴嘎巴”嚼着怪味豆的德拉科,他现在像极他曾经变成的小白鼬,或者说一只松鼠——毛发比较稀疏的那种。

嘎巴
再说我要睡着了。

嘎巴
别把口水喷到地板上啊混蛋,你倒是给我有一点自觉。

嘎巴嘎巴嘎巴
“波特你就不能去跟格兰杰请教吗?还是说格兰杰不肯告诉你?所以你交朋友的品味和你穿衣服……”然后哈利在德拉科诧异的眼神中笑弯了腰。

5.
德拉科完全不知道哈利·波特又在发什么神经。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发什么神经。同为逃课的伙伴所以就休战这种理由也太扯了……不过一个用诡异的倒吊姿势倒在地板和椅子上睡觉的哈利·波特还挺可爱的?

所以说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发什么神经。

他抱来一堆食物和波特沉默地把它们忘嘴里塞,波特好奇怪呀,揉着脑袋不说话,傻乎乎地狼吞虎咽又突然停下来细嚼慢咽,口水也不知道擦擦……他为什么那么多口水?
德拉科扭开视线,又莫名觉得很烦躁,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摆,连嘴里的果汁都变了个咸味,他清清嗓子,波特的癞蛤蟆之眼又好奇地盯过来,于是他说了一堆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都玩意儿,好像波特听了就能迅速爬起来收拾房间那样,他越说越饿,胃部胀胀地抵在腹部,手心也沁出奇怪的汗,驱使他胡乱抓些什么就往嘴里塞。
月光调皮地跑过来把波特的垃圾堆照的通亮。
德拉科涨红了脸。

直至波特发出一声尖笑——姑且称那是笑吧,德拉科一开始以为波特是腹肌抽筋了,他被当成的球踢的黑脑袋栽在金红地毯上剧烈的颤抖,口中泄出一大串笑声,连带着无缝切合在笑声里的“哈哈哈马尔福你他妈是疯了吧哈哈哈你有病啊哈哈哈哈哈哈”,他一只手捂着肚子一只手不停地锤地板,把自己缩成一团又展开,完全不顾面色由红转白又转红的德拉科。
德拉科快气疯了,他听到自己牙齿“咯咯”打颤,不准笑!有什么好笑的!

“有那个精力笑不如去收拾一下你的屋子啊!”

“好的好的老妈咯咯咯咯咯”波特笑得快喘不上气,连眼泪都掉了出来,德拉科伸手掐住他,整个人压在波特身上,恶狠狠地威胁他:“不准笑!波特!” “好…好的,对不起啊…明明是马尔福的一片好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利捂住了嘴在手掌下翁里翁声地说着胡话,眯起的绿眼睛溢出快活的笑意。

“你别再笑了啊…我叫老蝙蝠来抓你了”德拉科觉着眉头无力地松下去,摁着波特的力道也松了一大半,那种烦躁的感觉又升了上来了。

“你别再笑了啊”德拉科小声地重复了一遍。
波特点点头。

他们都沉默下来。

“你先放开我?马尔福”德拉科把他压得有点疼了,或许是他自己笑得肚子疼,就是德拉科左手摁着他肚子的地方,浅浅地发疼。 “

马尔福?”见他没有说话,哈利又问了一声。

“不会是恼羞成怒哭鼻子了?这样不好吧”马尔福的脸盖了一大半阴影,只露出一节尖尖的下巴。

“唉,我错了嘛老妈,我会收拾房间的”

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波特怎么可以那么烦,口水那么多眼睛那么绿笑声那么难听,还一个劲儿说屁话,尬聊都不带你这样的。

德拉科越想越气,上前咬住了波特那张烦死人的嘴。

end ————————————————

谢谢您能看到这儿
如果您喜欢我就更开心啦
好累啊(ノД`)
逃课是不好的!! 虽然很快活【喂】

【德哈】【pwp】秋名山第一夜

http://m.weibo.cn/2012720892/4101669589130975上车刷卡或投币

简书封我号!!生气 猫爪也可以走

http://www.luvharry.org/bbs/viewthread.php?tid=25039&extra=page%3D1

之前给吞过的车,修改后重发……必须发出来勉励自己肝第二夜了

【德哈】我偶尔也做做梦 01

【德哈】我偶尔也做做梦
「又名:嗨嗨嗨!醒一醒」


Chapter1 


  德拉科·马尔福是在冰冷的地板上醒来的。

  我怎么……诶? 

  德拉科仰面躺在黄昏与黑夜之中,暗金色和墨色的云在头顶交融浮动,厚重的天幕在微微地颤动,像是掩着即将到来的闪电和暴雨。霍格沃兹的风景总是那么奇艺而瑰丽。 

  是的,德拉科·马尔福,前任食死徒兼马尔福家族的现任家主,在一顿夜宵后一觉睡回了霍格沃兹的天文台,一个他曾经在许多个睡不着的夜晚偷跑出来看雪看星星看月亮吹风喝酒的地方。
  德拉科捂着磕疼了的后脑勺缓缓爬起来,他觉得他的脑袋像是被透明的袋子包住了,一阵一阵的眩晕感从太阳穴一直蔓延到全身。

  “怎么回事…”德拉科小声咕哝着,他还记得自己睡前喝了一大碗热腾腾的蘑菇芝士汤——噢!麻瓜的美食可真是了不起!以前怎么就不知道呢,下次一定再要多一份加奶油的,好像感觉越来越饿了……好吧,他还喝了一大瓶地窖里找着的酒,蘑菇汤只是他的下酒菜罢了。

  德拉科迷迷糊糊地咕哝着自己也听不懂的话,摸着墙像只小虫子慢慢挪动步子,他也不知道要朝哪儿走,这好像是一个巨大的由云组成的水晶球,不知是谁十分敷衍地扔了个破破、小小的天文台在漫天漫地的云里。这是梦吗?德拉科掐了掐自己的脸,却只触碰到了一小团滚烫。 


  唉,自己还醉着呢。


  德拉科晃晃脑袋,决定去不远处天空染着一大片暗红色与墨黑色的地方瞧瞧。他似乎隐约察觉到了什么,可惜他又醉又懵,实在想不出来自己“察觉”到了什么。 鬼使神差的,他朝着那个方向摇摇晃晃地迈出步子,像只小虫子慢慢蠕动过去。 


  那儿一定有什么。

  德拉科一步一步地挪到了目的地。小小一方青石灰砖阳台以沉默欢迎着这位故人,而成千上万朵暗红色墨黑色的云团突然翻滚了起来,它们无声而激烈地汹涌着、推搡着,它们胡乱旋转、冲撞又融合,最后猛然向四方分散开,暴露出澄澈开阔的苍穹。


  柔和而浓重的玫瑰色天空下,黑头发绿眼睛的哈利·波特抱着他那只雪鸮冲他笑得无比温柔。


  准确的说,是只有一个脑袋悬在半空中的哈利·波特冲他在笑。


  这天空可真他妈的美。

  德拉科双腿一软跪坐在了地上,他用两只手紧紧地捂着肚子和喉咙,火辣的酒液和该死的芝士蘑菇汤从胃涌上嘴里,苦涩酸辣的味道逼得德拉科张嘴不停地呕吐。他十分狼狈地跪在地上“哇啦哇啦”地呕吐出颜色不明的液体和糊状物体,直至吐不出东西时胃仍拼命痉挛逼得他不断干呕。方才身处梦境中的迷蒙轻松感消失得没了个影儿,德拉科浑身揪疼着颤栗,强烈的反胃感逼出零星眼泪,歪歪扭扭地流淌过他扭曲狰狞的脸上。

「救世主可别认为我被他吓吐了」他忙里偷闲地想。

  干呕中他听见哈利·波特啪嗒啪嗒地小跑过来,梅林在上,拜托波特他千万别像个小姑娘一样对他嘘寒问暖...…他现在很懵,一顿夜宵后就回到了霍格沃兹这个鬼地方,还看到了哈利·波特——噩梦般的哈利·波特。

  也许这就是个噩梦。快让我醒过来吧。

  德拉科惊恐地发现两根裹着牛仔裤的腿杵在他旁边,他停下了干呕,僵硬地跪坐在原地,他没有抬起头来——不仅因为他脖子有点疼不想抬头也懒得动弹...也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波特。

  一小块红色的衣角戳进德拉科的眼角的余光中。隔着几英寸的距离,哈利·波特在用德拉科不知道是什么的眼神看着他。

  德拉科仍然没有抬头,他用手背揩掉了眼角的生理性泪水。

  哈利·波特有着全霍格沃兹最差劲的衣品,“红衣服蓝裤子,他究竟是怎么想的!”德拉科曾为此震惊过。有一天,在魔药课上课二十分钟后,估计是睡懵了的哈利·波特套了身麻瓜衣服慌慌张张闯进门,在斯内普教授和蔼的目光中却仍保持“发生了什么您继续讲课呀”般的泰然自若,最终德拉科受无可忍地甩了个混淆咒给他——不值一提的是,德拉科给他变的是赫奇帕奇的校服。 


  现在的哈利·波特应该也能穿着整齐的西装了,或许还有个可爱的女助手帮他打领带。


  头顶的阴影猝不及防地放大,波特蹲了下来,德拉科连忙捂住自己还惨留着呕吐物的嘴,波特没有戴眼镜,那双像腌过的癞蛤蟆的绿眼睛赤裸裸地注视着他,德拉科看不懂那是什么眼神,但莫名的羞耻感在德拉科苍白的脸上烧了一大片铁锈色,他狼狈地后退,空胀的胃部诡异地又涌上酒味,他感受到整个脑袋慢慢开始眩晕,“嗯…我不是”他抬起头对上波特的眼睛,艰难地吐出几个单词舌头便缠了个死结,“梅林的臭袜子!这他妈的究竟怎么回事!快让我醒来吧!”德拉科在心里大吼。 哈利·波特那双略显稚气的、可笑的眼睛认真而迷惑地看着他,天啊……德拉科已经觉得呕吐是件很丢人的事了,他更不想揣摩这个有波特的噩梦是什么意思。

 
  他不想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想。


  “马尔福……”波特张开嘴如同吟诵咒语一样认真严肃地念出他的名字,他充满笑意的绿眼睛在油腻的镜片下闪烁着狡猾的光芒,他给了德拉科一个短暂而充满期待的停顿,然后他刻意压低了声音,像同德拉科讲述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马尔福——同我一起去打魁地奇吧!”

  操你的波特。

  德拉科的头突然重重地朝下磕,整个人摔进了黑暗中。 


  德拉科·马尔福,24岁,前食死徒兼任马尔福家族现任家主,是在芝士和蘑菇里醒来的。

 @宛玺 ←阿宛太太画给我的德哈!!就是之前那个失忆后一方看见照片的梗[泪][泪]太好看太甜了qwq感谢宛太我一定努力憋粮

三茶太太给我画的小情侣德哈(✪ω✪)!!
原作者:江口三茶 LOFTER和微博ID一样
【因为怕水印打到图上所以我加了小黑框(`●__●ˊ)】 ​​​

【德哈】Scared?potter

大家都喜欢看拽暗恋哈利,偶尔也让小哈暗恋下拽拽啦。


lof的审核【扶额】


走个微博链接

http://m.weibo.cn/status/4084365459634791


起标题废我也很绝望啊啊啊啊啊啊啊